@ 2019.05.04 , 10:00

喜马拉雅山脉洞穴中发现的骨化石属于丹尼索瓦人

在喜马拉雅山脉的一处洞穴中发现了一块嵌有牙齿的人类下颌骨化石,据信属于丹尼索瓦人Denisovan化石。这表明现代智人不是最早涉足如此海拔高度地域的人类物种。

以前只在西伯利亚阿尔泰山洞穴的中发现过丹尼索瓦人化石,他们属于古老神秘的人类物种,被认为是尼安德特人(H. neanderthalensis)的近支。这意味着两者从共同的祖先进化而来。

就像最近在东南亚岛屿上发现的矮小人类物种一样,在4500米的高原上找到一个丹尼索瓦人生活过的证据表明,人类的进化历程远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复杂得多,来自马克思普朗克研究院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古人类学家Jean-Jacques Hublin解释说:“我们有直立人——大约在200万年前——丹尼索瓦古人类亚科……然后就是我们。每次进化都伴随着物种混合和替代。”

物种混合,Hublin的意思是,包括我们在内的不同人类亚科成员彼此杂交。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将古老人种的基因整合到现代人的基因组,在当地现代人类群体中以及远在澳大利亚的人群中检测到了丹尼索瓦人的DNA痕迹。

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丹尼索瓦的了解大部分都来自DNA分析,它们都提取自阿尔泰山洞穴中的骨头。它们包括一种被称为EPAS1的基因变异或突变,它与喜马拉雅人抗缺氧的能力有关,以适应高海拔地区的低氧环境。

但是,由于以前的丹尼索瓦化石出现在海拔700米处,所以科学家不理解他们为何会拥有适应高海拔环境的基因。

“直到今天,没有人猜到古代人类能够居住在这样的环境中。”Hublin说道,他说,生活在具有挑战性的高海拔环境中,原本只有我们现代智人才能在4万年前实现。

“丹尼索瓦人可能在青藏高原上生活了很长时间,因此这种突变在化石中变得固定,后来转移到了后来的人种身上。”Hublin说。

1980年当地一位僧人寻找洞穴冥想时,发现了古化石。化石最终被送到兰州大学。它包括一半下颌骨和部分完整的大臼齿。

Hublin指出,其中一颗臼齿尚未完全长成,表明骨化石属于一位青少年。

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蛋白质组学研究员Frido Welker指出,因为没有保存下的DNA物质,意味着他们必须使用蛋白质来识别下颌所属人种。

该团队能够分离出构成化石胶原结构的八种不同类型的蛋白质,这些蛋白质碎片占其全部结构的5%至90%。

这足以将蛋白质与其他已知的人源物种进行比较,并确定氨基酸与阿尔泰山杰尼索万化石的DNA匹配。

放射性同位素测年技术确定颌骨大约出现在16万年前。相比之下,当地最古老的现代智人的生活痕迹可以追溯到大约30000到40000年前。

“古代人类在中更新世占据了青藏高原,并且在现代智人到来之前很久就成功地适应了高海拔的低氧环境。”中国兰州大学的考古学家Dongju Zhang说。

她说,该团队计划在六个月内重新检测喜马拉雅洞穴,这个洞穴也是当地的圣地,他们希望明年获准进一步挖掘。

详细内容见于最新一期的Nature。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